直肠脱垂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汪芳记柴胡 [复制链接]

1#

你我的平台,大家的舞台

麻城文学微刊

主办单位

麻城市诗词学会

麻城市作家协会

智慧搜索麻城文学微刊老屋湾大赛全部作品‖大赛评奖‖颁奖盛典‖获奖作品电子书‖搜作品‖搜作者‖大美麻城‖文化麻城‖云峰诗友会‖编读同期声‖故事会‖散文‖现代诗‖诗词库‖近期热帖‖诗联年度热帖‖诗友会年度热帖‖散文小说年度热帖‖点将台‖管理团队‖投稿须知‖举水晨读‖半月新帖‖精华作品‖抗疫诗文‖顾问专辑‖编委专辑‖乘马诗社‖学苑新苗‖黄土诗社‖校园新风‖视频汇‖读者信箱‖诗词评论‖唐风宋韵‖格律知识《从大别山走出的共和国将星》链接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卷九

卷十

作者简介

汪芳记,男,医疗工作者;湖北省作协会员。作品散发省市报刊杂志,曾获全国散文大赛二等奖,著有作品《枕霞集》。

汪芳记

一直以来,中医经络的面纱没有被揭开,经络是什么也不确定。它触之无形,而无处不在,神秘又神秘。在中医理论中,经络像大地上的江河沟渠,经为主干,络为枝节,纵横交构,形成致密的蛛网,像血管,像神经,又不是血管,又不完全是神经。中医被称为神奇或让人疑惑,多少与经络的不可触摸有关。但经络确信存在,并且用这种理论来指导临床效果真切。千百年来,被无数人、无数次验证。这种验证不仅仅针灸可以,引经药也可以。

引经药权威的解释是:指药物对机体某部分的选择性作用,即某种药对某些脏腑经络特殊的亲和作用。利用这种药物的亲和性,可以让其它药物在欲达到的病变部位发挥更好或特殊的治疗作用。通俗一点,引经药就像鬼子进村时带路的汉奸,也像风景名胜区的地导。人体有十二正经,十二正经相当于长江、黄河,人体还有奇经八脉,奇经八脉相当于汉水、淮水,人体更多还有像大地上的沟渠河汊,沟渠河汊就是络脉。它们如环无端,内通脏腑,外接肢节,连贯全身,让人体成为密集而又有序的“电网”。单以头部论:太阳经,分布在后脑勺至项部;阳明经,分布在前额、眉棱部;少阳经,分布在头的两侧,包括耳部;厥阴经,分布在颠顶,还与眼睛相连。另外还有奇经八脉中的任督二脉,一个循行在身前正中,一个循行在身后正中,交汇于颠顶“百会穴”,正是因为有这么多经络在人头部横穿纵行,中医治疗头痛就特别讲究药物引经,头痛部位不同,引经药也不同。发生在太阳经部位的,就用羌活、蔓荆子;发生在阳明经部位的,就用白芷、知母;发生在厥阴经部位的,就用吴茱萸、藁本;发生在少阳经部位的,就用柴胡、黄芩。同样一个头痛,细分这些子丑寅卯,这就是中医特色。虽然不如一片去痛片简单,但不像去痛片只四个小时效力。正是这些“地导”的力量,效果事半功倍。

当然,发挥引经作用,对于这些药物来说,只是业余工作。它们有更多自己的职能。譬如接下来讨论的柴胡。

在常用三四百味草药中,柴胡算是明星药物。自从张仲景六经辨证以小柴胡汤治疗半表半里之“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口苦,咽干,目眩”等少阳证后,柴胡就成了医生瞩目的药物。张仲景《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含柴胡方剂不少,而且这些方剂多数由小柴胡汤变生,如大柴胡汤、柴胡桂枝汤、柴胡桂枝干姜汤、柴胡加龙骨牡蛎汤,这些变生的方剂还有一个特点,除了方中主药柴胡和黄芩外,其它的药都随证加减。这也说明柴胡和黄芩作为少阳经的引经药也不是随随便便的。所以,柴胡很早就被披上“和解少阳(表里)”的外衣,游刃有余地活跃在医生笔下,为此历史上还诞生不少“小柴胡先生”或“柴胡先生”。所谓“小柴胡先生”或“柴胡先生”,就是因为医生喜欢用“小柴胡汤”或“柴胡”而被人以名冠之。从前我认识一个桑菊饮先生,他治疗小儿感冒、咳嗽甚至伤食,无论寒热都喜欢以桑菊饮加减,最后得到这样一个雅号。喜欢用柴胡的身边也有,张仲景说过,“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有些医生就是抓住这句话,把小柴胡汤用得圆活灵转。

柴胡以根入药,性味苦辛,微寒,归肝胆经。归纳起来,柴胡的主要作用有:一是和少阳,解寒热,无论内伤还是外感,只要有柴胡证,都可以,与黄芩一起用。二是升清阳,举陷下。柴胡性轻清,主升散,能够鼓舞人体的阳气向上。中医的观点,像子宫脱垂、直肠脱垂、胃下垂之类的病,就是因为气虚无力上举,不能承重不说,还下陷,所以就用补中益气汤治疗。补中益气汤有两味重要辅助药就是柴胡、升麻,无此药就失掉了举中气的作用。三是疏肝解郁,条达肝气。柴胡味辛具行散之性,性寒可清泻郁热,为调畅肝气之要药。中医关于“肝病”的概念,不仅仅是肝脏疾病本身,许多胃肠疾病、妇科疾病、心脑血管病、内分泌功能失调等都与肝有关。在中医肝病中,肝失疏泄,肝气不舒又占相当比例,所以在疏肝理气中,柴胡常为医生的首选药物,柴胡疏肝散、四逆散、逍遥散都是临床常用方,这些方剂中柴胡不可或缺。研究表明,柴胡有改善肝功能作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日本发生“小柴胡事件”。小柴胡事件的起因是日本人因为它能改善肝功能,就将汤剂制成颗粒没有节制地长期服用,最后导致有人出现间质性肺炎死亡,这事的责任其实不是小柴胡颗粒本身,而是日本人脱离中医辨证施治思想,见肝病不分青红皂白就使用,实际上是废医存药惹的祸,但最后被甩锅和蒙羞的还是柴胡们。近年来国内关于中药有毒的炒作,如安宫牛黄丸中的朱砂、雄黄含有重金属汞、砷的问题,汞、砷有毒不假,关键要合理应用。民谚“人信(砒霜)能治病,甘草害死人”,讲的就是这个意思。一般认为,当柴胡用于解少阳寒热时,用量最大,疏肝解郁时中等量,用作升阳只需小量。大量、中等量、小量也没有严格规定,通常看法,柴胡3至6克为小量,9到12克为中等量,大量在15克或以上。并且每个医生的认知不同,剂量掌握也不一样。清代是中医温病学创立和鼎盛阶段。温病学有一个特点,非常重视人体阴液。叶天士曾说“留得一分津液,便有一分生机”,成为温病治疗“固护阴液”的经典名言,叶天士还说过这样一句:柴胡劫肝阴,葛根竭胃汁。叶天士的这两个观点对后世影响都很大。劫肝阴就是耗伤肝阴,让后世医生应用柴胡时心存芥蒂,总害怕烁伤肝阴。但后世对叶天士此论提出异议的也不少,认为不必画地为牢。即使在温病证中,只要不是阴虚火旺、真阴亏竭,有柴胡适应症该用还应该用。这让我想起《红楼梦》太医为林黛玉用柴胡的案例:黛玉孤苦伶仃,多愁善感又患肺痨经年,属于肝气郁滞、阴虚火旺体质,在第八十二回中,黛玉噩梦后半夜惊醒,感受外邪,导致咳嗽不止,并且痰中带有血丝,中医病机是肝气久郁化火灼伤肺络。第八十三回,贾琏请王太医来给黛玉诊脉。书中说,王太医吃了茶,提笔先写道:

六脉弦迟,素由积郁。左寸无力,心气已衰。关脉独洪,肝邪偏旺。木气不能疏达,势必上侵脾土,饮食无味;甚至胜所不胜,肺金定受其殃。气不流精,凝而为痰;血随气涌,自然咳吐。理宜疏肝保肺,涵养心脾。虽有补剂,未可骤施。姑拟“黑逍遥”以开其先,后用“归肺固金”以继其后。不揣固陋,俟高明裁服。

这是一则深具明清特色医案,有脉证、有辨析、有治法、有方药、有预后,论辩环环相扣,条理清晰。读明清医家留下的医案基本上都是这样,言简意赅。现代人古文素养远不如从前,这样的医案并不好写,即使勉强写出来有时也难免词不达意,当代中医更热衷于实用,所谓四大经典只是摆设。中医是一门古老的学术,欲有所成,适度埋于故纸堆中必不可少,否则参天之树不知其根,怀山之水不知其源,即使医名如暴发户一下子爆发,也是沙上建塔,难以长存。当然这只是闲话。那个王太医写完脉案后接着开出了方子黑逍遥散。黑逍遥散是逍遥散加生地或熟地,地黄的颜色深黑,故谓。逍遥散出自宋代官方药典《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是疏肝解郁、健脾和胃的名方,其中主药之一就是柴胡。黛玉这样一个体质,王太医用柴胡,所以贾琏拿过太医递过来的处方开口就问:“血势上冲,柴胡使得么?”王大夫笑道:“二爷但知柴胡是升提之品,为吐衄所忌,岂知用鳖血拌炒,非柴胡不足宣少阳甲胆之气。以鳖血制之,使其不致升提,且能培养肝阴,制遏邪火,所以《内经》说:‘通因通用,塞因塞用。’柴胡用鳖血拌炒,正是‘假周勃以安刘’的法子。”“周勃安刘”是用汉高祖的一个典故,汉高祖刘邦临死时身边人问国家大事谁可以托付?高祖说周勃,后来吕氏一族专权果然依靠周勃铲除,天下又回到刘氏中。鳖血甘咸,滋阴清热,以鳖血拌炒柴胡,取其疏肝之用,制其升发之弊,并且鳖血本身还有清虚热的功能。曹雪芹比叶天士约晚四十年,同在江南生活,不知曹雪芹是否也因为叶天士说“柴胡劫阴”而想到用鳖血制其发散。我记得我在某一次读《红楼梦》这段文字时还想过一个问题:既然怕柴胡伤阴,是不是可以将柴胡换成银柴胡?银柴胡清退虚热,治疗阴虚火旺肺结核比柴胡更合拍,现在再看脉证,还是曹雪芹高明,因为林黛玉的咯血,与她肝气久郁脱不了干系,银柴胡或许能退虚热,可是没有疏肝解郁的功能。此外,更关键一点,去掉了柴胡,方子也就不叫“逍遥散”了。

向上滑动阅览

相关链接:

《在移民公园的半个下午》彼岸花,开或不开心有丁香结秋色金樱车前,车前汪芳记

中药散文(4—5)汪芳记

枯草颂(外一篇)“妒妇”黄芩血色浪漫——三七粉葛迷离汪芳记

铁脚威灵仙汪芳记

记忆白茅根汪芳记

会飞的蒲公英汪芳记

薏苡明珠汪芳记

栀子甲日记汪芳记

败酱草汪芳记

叫我吴茱萸汪芳记

“暖胃”麦门冬尽在焚香听雨中汪芳记

半夏说合欢汪芳记《青黛》野葡萄根与骨髓炎苦不过黄连汪芳记

百合汪芳记

木瓜王也不留行明目草决明汪芳记

真假何首乌

汪芳记

野有茯苓

汪芳记

刺蒺藜

汪芳记

莎草

汪芳记

益智仁益智的故事

汪芳记

漫说荔枝

汪芳记

槟榔

汪芳记

避讳:从薯蓣到山药

汪芳记

枸杞与地骨皮

汪芳记

定风草天麻

汪芳记

疮家圣药说连翘

汪芳记

归芍一般心

汪芳记

苦参之苦

汪芳记

扯不断的杜仲皮

汪芳记

冬瓜的故事

汪芳记

岭上开遍映山红

汪芳记

槐香入梦

汪芳记

菊说

汪芳记

又见石榴红

汪芳记

附子本色

汪芳记

石上有菖蒲

你“在看”我吗?

云峰诗社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